就叫萝卜吧

龙族 小滑冰 吃货 琅!琊!榜!
逼着自己要产粮π_π

【尤勇】 Coincidence (番外) (yuri /yuri ) 双尤里 性转


哦其实就是个挖坑就逃的性转W 以及梗源来自幸一和白白软软的基友(抱

番剧  冰上的尤里 尤里奥(男 20)x勇利(女 23)

Summary:自带种族优势的COSER尤里奥日渐沉迷于勇利出的男孩子,而勇利发现在推上出现了一只可爱的妹子每天在向她花式表白······

啊!我居然收到了长评!!激动地捂胸口并爆出了有病的番外!!!天使我爱你!!!

番外




一)醺年



就常识来讲,尤里认为有两件事是毋庸置疑的。

凡事都有两面性,人也不列外。

以及,最会说情话的是意大利人。

哪怕是讨论女朋友化妆前后这种略尴尬的事情,都可以巧妙的阐述为“就像在跟两个人约会一样奇妙”的夸赞来。 女子涂脂抹粉,将一张张面容勾勒出精巧的眉眼轮廓来,就像勇琍一样,只要有合适的妆容,服饰与姿态,拍出来的作品就像两个人一样。

可尤里没想到,可以打开勇琍人格开关的,除了作品以外,还有 “醉酒”。

此刻尤里对于扒在自己胸前蹭的勇琍着喊着 “猪排饭!”的行径真是相当的措手不及。

勇琍今天超级尽兴。

忙了大半年才好不容易盼来的春假,尤里更是圣诞后就飞到日本来陪伴,回到长谷津有热腾腾的温泉和母上大人做的炸猪排盖饭,之前和尤里合作出的新片子被疯狂表白。尤里出众的外表自然引起了真利姐和美奈子老师的赞叹,不知不觉在长辈的问候下敬了不少酒。

勇琍也感觉自己有些头晕了,她抱着尤里送的印着自己Q版头像的枕头,歪着头盘着腿看着身旁垂着眼盯着手机浏览评论的尤里。

唔·············尤里最好看了,和我在拍片子的时候头发编了辫子特别好看·········(*๓´╰╯`๓)♡

可以和尤里一起出门的时候穿高跟和马丁靴!

尤里拍照片也好看!

那·········喜欢=猪排饭,尤里=喜欢的话·········

勇琍猛得把抱枕举过了头顶就向尤里扑了过去 :“尤里奥猪排饭赛高!!”

铺得柔韧的榻榻米轻松承受住了两个人的重量,勇琍手里攥着的枕头还正好垫在了尤里的后脑勺上。尤里低头看着自家女朋友眨着大眼睛双颊粉红带着傻乎乎的笑容的脸庞,老实说,平时温柔能干关心自己生活都想叫她“老妈子”的勇琍见多了,对于现在这个醉呼呼的勇琍,他一时还真不知道如何下手。

“喂,我又不是食物,干嘛还在后面加个奥字?” 说着他把倒在自己怀里的勇琍圈了起来扶正 “而且叫猪排饭的明明是你吧?虽然现在我觉得猪排饭也很好吃,但我可是个爷爷牌皮罗什基不动党哦,猪排饭。”

“不是食物就是喜欢··········” 勇琍赖在他怀里嘟囔  “尤里再编一次头发嘛········”

哈?这种事我怎么会。

不嫌看热闹事多的尤里也故意对着勇琍恶声恶气地回答道 “那真是道歉哦,像我这种一点都不帅气不手巧的人根本编不来头发。”


“嗯··········” 勇琍的眼角染上了绯红色,眼眸也浮着雾气,很明显游离跳脱在回答以外。她玩着尤里及锁骨处的白金的发丝,突兀地说:“尤里很像猫。”

“猫?那是因为我本来就有养猫啊,朱琍娜跟我一点都不像哦,她一天都在睡觉。”

“只把肚皮露给最亲密最信任的人,对外人就很容易炸,明明喜欢死都不说出来默默地在做········” 尤里止不住勇琍开始认认真真的掰起手指头数 “尤里奥尤里奥尤里奥猪排饭尤里奥··········”

看见勇琍近在咫尺的脸庞,尤里哪里忍得住,不由得凑了过去。

他抱住怀里的勇琍,张嘴一口咬住了她的脸颊。

哇,好香好软哦,就像白馒头一样还特别嫩有弹性,还像豆腐! 从小泡温泉长大的勇琍皮肤真的太好了。

尤里在勇琍还迷迷糊糊说不清话的时候,还“啵”地吸了一口。

“尤里奥~勇琍~你们谁的包裹到了哦,我帮忙领了放在前台了~” 说话的声音由远递近,还没等尤里反应过来,风尘仆仆的美奈子“啪”得干脆地打开了滑门。

·························

第二天早上,洗漱时对自己脸颊上的弧形红印毫无印象的勇琍,半信半疑的接受了尤里版 “你个猪像不怕烫一样把脸放在热水杯上就这么说要睡觉结果被吸住了” 的说法。

有吗? 我真的不记得了啊。

不过尤里给编的盘发挺好看的。

嗯,我买的零食在哪里?要赏。







二)约定



他们也曾一起回到过圣彼得堡。

比起儿时记忆中印象已经模糊的莫斯科来,“红场” “克里姆宫” “天使大教堂” 这些随着时间一起淡去遗忘的名词,尤里到如今为止的生活,已经与这座扼守涅瓦河河口的要塞分不开了。

他带着勇琍去探望了祖父。

身体还算硬朗的老人,在问起勇琍的时候寡言的慈爱与关心。 对着自己少喝酒的劝说一如既往的带着俄式的草草应答,对着小三岁的自己还冷不丁就是一番敲打。

“要好好珍惜啊,尤拉。”

两代大帝许下誓言要倾尽心血修筑的城市,它的美丽久经时间的打磨。尤里带着勇琍满城地跑博物馆和教堂,用尽所学向她讲述这座城池所收纳的故事。一起走在街上喝着咖啡的时候,尤里指着不同风格的建筑从日耳曼语系对城市的影响扯到意大利的建筑师和法国建筑师不同时期的特征,路口市花郁金香在春天才刚刚撕破寒冬挤出香霏。

在还看不到白夜的春假里,尤里带着勇琍在老城餐馆里吃正宗的俄餐,并锲而不舍地劝她尝试加了酸奶油的罗宋红汤,在每个美得惊心动魄的夕阳里,走不同的桥梁回到住所。

临走前也是临开学的最后几天,难得地享受了女朋友来帮忙一起布置寝室事半功倍效率的尤里,碰巧遇见了高一届的米拉。

红发美人带着远比大陆性气候要热情的问候,再加上勇琍带着长辈的语气和轻易猜清尤里心思的本领,两个人凑在一起没心没肺无所忧虑地把尤里怼得炸了毛。

从建筑里出来的时候,勇琍看见还少有人迹的校园里,没人踩踏过的草坪已经结下了厚厚的雪,突然孩子气地跑过去狠狠地扑了一个大字。

“哇哦! !” 勇琍叫着努力划动四肢,大字立马成了四不像。她抬眼就瞥见尤里还在旁边一脸不高兴地俄罗斯蹲。

“不要生气啦,我和米拉只是开个玩笑。”

“··········哼 !”

“我帮你整理利了房间的哦,用这个抵一半的气怎么样?”

“···········哼。”

“要是下次有时间的话,我们一起去巴塞罗那玩吧,去地中海看看,或者去尼斯看马蒂斯美术馆。(1)”

“·············嗯。”

“没看到白夜也没关系哦,斯德哥尔摩除了地铁站还有极夜和极光。还有好多好多地方都想和尤里一起去看看。”

“好。”

看着勇琍都这样说了,尤里也不好再不理人,脚蹲麻了索性也坐到了雪上。

“说起巴塞罗那,猪你知道政府有给圣家教堂立FIAG吗?”

“??”

“前人花了几十年的时间来建这座唯一的哥特式教堂,18座顶现在也只完成了8座,居然规划十年全部建成。”

“那样的奇景,能看见就很幸运了啊,十年前还是十年后去都不会后悔的吧?”

尤里看向她的眼神认真带着火光 “猪排饭,一起去旅游的事就约定好了哦。”

“嗯。”

“不是乱立的FIAG哦,这是约定。”

“嗯。”

“就跟上次约在漫展一样,我会认真记着的。”

“尤里?”

“干嘛,不准悔改。”

“谢谢你,这些天辛苦你了。”

“···········啊啦突然道什么谢,我一点都不辛苦啊。”

尤里偏了偏头 “呐,猪排饭,你说到时候教堂没建成会怎样?”

“那就再给它时间,我们在时间线外,我们只是见证者而已。”

“它还有很多个十年,我和尤里奥也是。”

··················

“你干嘛冰我?”

······················

“你个别扭的死孩子。”








三)前前前世/To the very best of time


“勇琍,你知道45 P彗星要回归了吗?”

一日在长谷津的海边,尤里向她这样问到。

“于1948年首次发现的彗星45P,被发现以来已经绕太阳公转13圈,然而大部分时间位于木星轨道上,·········彗星45P前两天经过近日点,预计在下月初经过近地点,借助双筒望远镜,日落后西南天空的地平线上,就能看到。”

没想到勇琍看完了新闻的第一个反应竟然是深呼吸一口气大声喊了出来:

“请让我下辈子做东京的帅哥吧 ! ! ! !”

尤里目瞪口呆一句“说不定俄罗斯就可以看到”不由得僵在嘴边。

你是看《你的名字》中毒了吧 ? !

“没感觉啊,这种话就应该在祠堂前说。”勇琍还意犹未尽地回味。

本以为是个一带而过的话题。

勇琍带着他去了冰之堡,她从小就在这里玩耍,而圣彼得堡又是体育竞技氛围浓厚的城市,两个人得以牵着手在冰面上流畅随性地滑行。

她在这个时候才问到:“尤里觉得,我们的前世会是什么样子呢?”

···············又在胡思乱想啊。

“不,不只是前世,不用四维空间来理解。不论我们的前世还是我们就是前世,尤里觉得另一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的?”

尤里低头思索了一下,果然没有参考,思绪完全空白。

“谁知道呢,你不是喊着要做东京的帅哥吗?这个都说不准吧。”

“啊,我就是想想,我还是想要做长谷津的帅哥~”

“你又不能确信你的家人在长谷津定居!”

“我倒是很确定这一点呢,不知道为什么。”

“那照这么说,我还又可能是个女孩咯?”

“哇哈哈哈哈哈可爱的尤里奥 😍 😍 ~不知道啦,或许尤里还依然是男孩子。”

“那也许我会比猪排饭年长呢!”

尤里看着她被冰面的寒气冻得颤颤发红的鼻尖,冬日少有的阳光透过冰场久未擦拭的毛玻璃照在两人的发梢上。 这个假期过去,实习就近在咫尺了,相隔七小时的经纬和足以淹没人的繁忙贸单,留给恋人和自己的时间就更少了。

“那我还是觉得,现在就很好了。”

“我只是在假设而已,尤里你·········”

“那就不要想假设了,都是虚妄无迹的东西。能在这个时间,这个世界遇上你,都还得多亏神的懒散(lazy)啊。”

“那是夏洛克说的话吧,宇宙中这么多种可能性,谁又能断定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

“其实不论我们是前世还是我们的前世,我喜欢勇琍的心大概都从来不因你是男是女而动摇,就像当初你我互相认错了性别一样,我会喜欢上勇琍,只因为勇琍是勇琍,也就此而已了。” 尤里看着她与自己视线相齐的眼睛,耳尖略带着红但依然坚持着说完


    “所以现在的世界我也觉得很好了,我热爱着我所在的圣彼得堡,我也爱勇琍的长谷津,勇琍有很棒的父母和优秀的工作,以后我实习,工作的时候,尽量就在离你近的地方,或者来日本,这样我们就可以经常见到了。”


     “·········尤里长大了。” 他没想到在听到自己的这么一番话之后,勇琍会作出这样的评价。

     “参加我成年礼的人又不是你 !” 尤里这下才真的红了脸,眉头扭成了峰弯,烦躁的手指揉上了金发, “就是快要到离开的时候才会想说些话的,好让你记住我。”

    “说些什么啊,我会听的。” 勇琍牵过他的双手,面对面继续与尤里在冰面上滑动,她把方向和轨迹的控制都交给了尤里,任由他用手腕处的力道来掌握冰刀,铂金色与墨色的发丝飞扬交错,她在等着这颗僵着壳缘的蚌开口。

     ```````````````

“Not loving you in your way , it is not that not loving you whole heartedly.”(没有用你想要的方式爱你,那并不代表我没有全心意地在爱你。)


曾经在嘴边心口徘徊了好久好久,在翻卷宗做课题的每个下午和凌晨想起恋人的语句,每次口不对心的懊恼与猜测她是否知晓心意的忐忑,在与她额前相抵的此刻,尤里都说了出来。


“Ordinary riches canbe stolen , real rich cannot.  In your soul are infinitely precious thing that cannot be taken from you.” (平常的财宝会被偷走,而真正的财富不会。你灵魂里无比珍贵的东西是无法被夺走的。) 尤里重申 “That's the real essential thing .”


勇琍不由得惊异于他的引用 “You can't predict it ,he also said that one's real life is ofen the life that one does not lead .” (你不能预测到的,他也说过 真实的生活通常就是我们无法掌控的生活。)


“To live is the rarest thing in the world .Most people exist ,that is all .”(生活是世界上最罕见的事情,大多数人只存在,仅此而已。)

“I don't want to earn my living , i want to live. ”(我不想谋生,我期望生活。)

“With You.”(和你一起。)

时隔百年,王尔德的墓碑依然被玫瑰,情书和唇印所包围。他所写下的随感,残忍而荒谬的趣味,更是对世间的警醒。

他亲吻着勇琍的发旋,对未来交织的时光许下祝愿。

让我做个宁静的梦吧,不要离开我,这条短短的道路,我们将走过很长很长的岁月。

                                  FIN.

PS: 1)尼斯的马蒂斯美术馆,野兽派画家的诸多藏品。(这只是我错过了开馆时间还差点遇上袭击的怨念

   2)引用来自王尔德,真男神,毒鸡汤,你值得拥有。

PSS:  奶自己一口,考试一科不挂就写个维勇。

评论(1)
热度(70)
  1. 幸一—有点纠结就叫萝卜吧 转载了此文字
    汪汪汪狗粮真好吃
©就叫萝卜吧 | Powered by LOFTER